苹果与狩猎 一

斯诺王子睁开眼。

视界四周被树影围拢,装裱得像前不久画师送的画片一样精致华美。一支猎枪远远地指着他脑袋,颤得让他完全不觉得这玩意儿能射准。他不禁感到同情,干脆站也不站起来,翻了个身,四肢着地,悠闲地爬了过去,然后伸手一把握住那枪管,往自己额头上怼。

“殿、殿下……”

枪管的主人艰难吞咽,明显是没有料到斯诺会有这番举动。他对上王子殿下冰冷漆黑的眼睛,胸膛剧烈起伏。

“这不是你的任务吗。”

斯诺额前的黑发被枪管挑开,乖巧地耷拉在那杆金属上,苍白的额头露出,红得像鲜血似的丰满嘴唇一张一合,“杀了我,取出我的心脏,交给那个女人,然后你就有报酬了,不用再靠打猎维生。

“我……”

斯诺仰着脸等候下文,感受到洒上来的怯懦目光与不知名的热烈。霎时间他就懂了,于是缓缓站起身,双手捧住这个疑似猎人,却半分不像猎人的脸。猎人低着头,因为亲昵举动惊讶得手足无措。明明比斯诺要高大,竟硬生生矮了半截。

“你好像挺喜欢我的。”斯诺笑得像个面具,“愿不愿意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猎人嗫嚅着,“愿……愿意。”

“很好。”斯诺奖励家犬似的抚摸他的脑袋“那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说……你不用怕我,毕竟我也不怕你,是吧。”

猎人表示疑惑。

“我意思是,我认为我们应该处于一个对等的心态。”斯诺伸出两根食指,挨到一起“我们应该心平气和,像喝下午茶一样对谈……虽然我的衣服很脏,并不得体,请你见谅。

“不!您很、很美!”猎人一把握住他的手,微微喘着气,“是我一路把您抱过来的……我一路上都在看着您的模样,我……要我杀掉您,我做不到……”

是茶水吧,或者别的什么。斯诺迅速找回记忆,总之自己被下了昏睡的药,不省人事后就被这家伙带到森林中,丢在地上,准备一猎枪打死——斯诺看了眼猎人躲闪的态度,至于这猎人中途有没有想过要换成别的枪,那就不得而知了。

“哈哈,谢谢你手下留情。”斯诺由衷道。

虽然他早就认定自己下半生已经毁了,但还是不想就这么死掉。他好歹是个王子,横尸森林变成什么野兽的食粮也未免太说不过去了些。至于为什么说他觉得自己下半生已经毁了——

“有苹果可以吃吗?”斯诺问道。

“苹果?”猎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很快竟露出了自信甚至得意的神色,“有,当然有!……其、其实我不是猎人,是果农的儿子,您想要多少苹果我都可以给您……”

“那太好了,你有多少苹果?我都要。”斯诺笑了笑,“看来是命运让我们相遇。”

果农的儿子红了脸。

命运让我不该丧生于此。斯诺脸上的笑容扩大,既然意识到这点,那么就没什么好怕了。反正怕也没用,不会有比现在更糟的状况了。

这个人果然像他自我介绍说的那样,是果农的儿子,而非猎人。斯诺跟着他进入简陋的房子,看见地上的几大筐苹果,抓起就嚼,肆意得不像个王族。果农的儿子飞快地眨着眼,最终仍是没说什么。

“讲点你的故事给我听吧。”斯诺冷静下来,说道,“为什么你会装扮成猎人的模样呢?果农的儿子。”

“我……”果农的儿子搓着手臂。

“抱歉,你太不像个猎人。”斯诺先接过话,“没有能静候猎物的耐心,也没有瞬间捕获的果敢。不过倒是挺符合果农儿子这个身份的,你适合闭嘴——我是指,平和地采摘。”

果农的儿子似乎有些惊讶,随后挤出几声苦笑,“您看人还真准……”

见斯诺不以为意,于是他开始了讲述。斯诺咬下一口苹果。

“这身体不是我的。”果农的儿子注视着掌心,“我原本是个瘦小的人……但、但我很灵活!我可以爬很高的树,背很大的竹筐,丰收的时候,我很能帮上爸爸的忙,妈妈也很高兴。”

“嗯嗯。”斯诺微微颔首,表示自己在听。

果农的儿子脸上闪过一丝欣喜,提高了音量。

“我……邻居家的莉莉,很喜欢我,我们两家关系很好,我也喜欢她,可我并不想和她结婚。”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他握紧了拳头,目光游离到斯诺啃到一半的苹果上,咽了口唾沫。“我好像,不喜欢女人。莉莉的辫子,还有,呃,身子,都很软。但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感觉。”

“噢。”斯诺又咬下一口苹果,很快嚼碎吞尽,“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莉莉好像意识到这点了,可她不在意……也没有和别人说。她是个好女孩。”

果农的儿子将粗厚的十指绞到一块儿,显出窘迫模样。他似乎真切地心怀愧疚,斯诺打量着他,垂下拿苹果的手,“你要是不愿意说,我们可以跳过这部分。直接告诉我你是怎么获得这具身体的吧。”

他摇摇头,“不,我可以说的……这是我的罪恶。我为了躲开莉莉,去验证我的想法,我偷偷去一家有男人的妓馆了。在那儿……我,我过得很开心。”

斯诺心想什么鬼罪恶,我又不是神职人员,但他还是笑着应答:“那不是挺好的嘛。”

“可是我没有钱。那儿只有有钱人才能真正地一直快乐,于是我被几个高大的人……打死了。”

噢,果然。斯诺坐直了身子,接下来终于要到他最想问的了:“那么你是死了之后,灵魂才飘到这具身体里的了?”

“是魔……皇后殿下,用镜子困住了我,又把我送过来的。”

“镜子?”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巫术……”果农的儿子捂住脑袋,“我闭眼之前,一直盯着地上的血水,盯着盯着,我就进到水里了。”

反正到头来还是那个女人干的就对了。斯诺敲定结论,内心嗤笑,此刻他已经对果农的儿子生前有过什么经历毫无兴趣,然而对方似乎还没有停下话头的打算:“哈哈……我要是有钱的话,就不用死在那种地方了……如果我是像殿下您这样的皇室,就不用遇到这些事情了。”

“嗯,所以你是在嘲笑我?”斯诺冲他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他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连忙摆手摇头否认。

“噢,不是的。别紧张,我并没有生气——就算生气了,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斯诺咬下最后一口苹果,这次他不吞下去便含糊地开了口:“我确信我又有了个当婴儿的机会,现在我手无寸铁,随便来个谁都可以把我掐死。”

“别……您别说这样的丧气话。”

“你错了,我并不丧气,这位果农的儿子。”斯诺望着天光,舔舔嘴唇残留的苹果芬芳,发出感叹,“我不是说了吗?我又是个婴儿了,柔弱无力,纯白无垢,不为生而悲,也不为生而喜……哈哈,我平和至极。给我苹果吧。”

 

斯诺把苹果当作一般食物摄入,果农的儿子做好了晚饭也不吃。开始他以为斯诺仅仅是喜欢吃苹果,慢慢他发现,斯诺在进食过程中毫无欣喜可言,甚至不无厌恶。事情看起来并不像自己想的那般。

“你终于察觉到了?”斯诺悠然地晃了晃手里的半颗苹果,“我不吃这个就会死,这是女巫的诅咒。”

“……”

“所以你随时杀了我都没关系,我甚至想你干脆点杀了我。”他坐在床上,放松除了拿着苹果的肢体,“因为我早就已经是废人了,加上皇宫现在乱糟糟的……他们把我丢出来,其实不奇怪。”

只是没想到真做这么绝,新皇后不愧是魔镜女巫。

果农的儿子放下餐具。他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盯着斯诺看,后者让他盯得浑身不自在,本就食之无味的苹果更加难以下咽。终于他忍不住开口问:“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我想等殿下您吃完再……”

“给我说。”

斯诺语气蓦地加重,肉眼可见地不耐烦起来。他忍了这蠢货快一天了,再这样下去迟早杀人的是他。

“其实我……天亮之后就会消失。”果农的儿子手掌覆上胸口,“这具身体被七个灵魂所占据,我们七个每天轮换使用这具身体……只有第四位,才是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

斯诺坐直了身子。

“那你是第几位?”

“应该……算第一位吧。”

“原来如此。”斯诺想了想,“除了真正的猎人,你们都是死后被皇后拉入这具身体里的吗?”

“是的。”

“你们平时能感觉到彼此吗?”

“十分模糊的感觉……别人在现实里做了什么,想了什么,我们还是不知道的,应该。我、我是这样的。”

斯诺玩味地交叠起双腿,咬下一口苹果。他突然觉得事情有意思起来了,哪怕并不能准确地说到底是怎么个有意思法——皇后到底想做什么?

“殿、殿下!”

果农的儿子此时失声叫道。斯诺被打断思考,瞟着他,“嗯?”

他的呼吸没由来地变得粗重,“我、我想……在灵魂轮换之前……跟……”

斯诺预感不妙,漆黑的眼睛一动不动,不知道在看着哪里,但没有打断他。

“跟、跟您……做,一次……就一次!”

单词从男人的喉间用力挤出,粗哑磨蹭得令人不快。斯诺沉重而长久地闭上眼,与之相反地痛快:“不行。”

“殿下……”

“噢,如果你要用苹果做交易,不如杀了我。”斯诺笑笑,“杀了之后再做吧。”

被恶魔般的话语惊颤到,果农的儿子瞪大了眼睛。

“怎么?……不用这样看着我。我说了,无所谓的。”

……不——!不可以,不可以!”

他猛地掀翻桌子,吃剩的食物与餐具哗啦一声溅了一地。他捂着脑袋大叫起来:“不可以,不可以!我不可以做这种事……他们会杀了我……他们会杀了我!……”

斯诺在他窜起来的一刻本能地往后缩了缩,但很快平复下来咀嚼他话中之意:“谁?”

“其他人!!”果农的儿子试图用大声量让他明白,未果。

“……为什么?”

“为什么?”他露出凄惨的表情,“因为你是王!你不能死!因为你是真正的王!而我只是一个果农的儿子,我什么都不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