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与狩猎 二

……总算迫使他吐露真言。

看果农的儿子这副被逼到绝境的模样,斯诺丝毫不为此感到抱歉。尤其此刻他确信对方行事前后矛盾,背后定有蹊跷;再者他恨着自己,前面什么奉承都是虚的——一切都因为皇室身份。

这人的确是可怜人,斯诺能理解他的压抑与爆发,但不认为他遭受的苦难与委屈应该由自己承担,哪怕不知为何他称自己为什么“真正的王”——王位继承人早就定了,是他那正直善良的哥哥。现在他们应该在做跑到敌国去和谈的打算。这个国家外强中干,根本无法承担战争,一旦打起来必亡。面对敌国的要挟,只得能拖一阵是一阵。

“请你冷静些。”斯诺放下苹果,带着倦懒笑意走近他。得知眼前之人不再是威胁,他连最原始的恐惧和犹豫都抛诸脑后。“我看现状已经渐渐明晰起来了……无论如何,非常感谢你。只是我还有些疑问,希望你能继续帮帮我。”

果农的儿子大口呼吸,无暇审视内心擅自生出的敬畏。

“首先,你最开始要杀死我,最后却说我不能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其次,你已经是死人,为什么还说‘他们会杀了我’?”

“我……”

“慢慢来。”斯诺瞄了眼窗外,再次像见面不久那样,用冰冷双手捧起他的脸,“你看……离天亮还有很长时间,慢慢地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好吗?”

他痛苦着游移眼神,缓缓点头。

“皇后殿下……把昏迷的您交给我,让我拿着猎枪,假装杀您。”

“假装?”

“是的……假装。她并不准我真的把您杀死,‘否则他们就会杀了我’,这个话刻在我的灵魂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一想起来就会很害怕……我、我也,很混乱。”

讲述着,果农的儿子几乎要哭出来,“我不知道她想让我做什么……真正知道她意图的只有真正的猎人。啊!你说,为什么我会遇到这些事情?我明明只是想要活着……这具身体这么高大强壮,又这么英俊,我还以为这是新生活的开始呢,还以为我终于可以和您这样的男……”

一听对方抱怨斯诺就要走神。看来整件事情里,自己不丧命还是关键之处。也许自己错怪了那个女人?她到底在想什么?她成为皇后以来行为举止都难以捉摸,但父王和其他人无论如何都对她深信不疑,就像被迷住了一样。

——说起来她又是什么时候当上皇后的?

突然来到深不见底的断崖,斯诺拽回跑远的思绪。不,当务之急不是徒增混乱,而应该先把最初的疑问解决。他抓了把前额的头发:“我再确认一遍,确实是皇后不让你杀了我,是吗?”

“是、是的。”

叹了口气,斯诺苦笑:“可而今我不得不靠苹果活命就是她的手笔。你怎么看?”

果农的儿子一脸难以置信,“为什么?”

“是我先问你的,我的朋友,这样的习惯不好。”斯诺依然笑着。

他无法反驳,只得在半带逼问的征询中乖乖抱着脑袋想个回答。

“……我想不出。谁知道女巫在想什么呢。”他嘟哝道,“她折磨您,又把您赶出皇宫,是因为不喜欢您;她不让人杀您,还让我准备好苹果给您吃,就是想您活着吧。”

斯诺发出两人相遇以来第一声大笑。

“答得好!”他转而拍打果农儿子的肩膀,“所以我就是她的玩物,对吗?”

果农的儿子不说话了,房子里只剩下斯诺渐渐低下去的笑声。等回响散去,果农的儿子才犹豫着开口:“不……其实我觉得,倒也不是这样,殿下……可能,可能这是一场试炼。”

“嗯,试炼。”

发觉斯诺陷入自暴自弃,他双手在空中虚虚比划了几下,又重重拍到大腿两侧。好不容易重整发言,他深吸一口气,说道:

“您是我看过的,最贵气的王族。”

斯诺表示洗耳恭听。

“我根本没办法把眼睛从您身上移开……见您不像话地倒在地上,我、我觉得很美,但是……我不敢。如果能够让您同意,或者……能够让您继续,继续倒着的话……我会,可能,可能会,非常兴奋。”

斯诺非常不喜欢人总试图靠“真诚”令人心生怜悯来逃避责难。然而他还是静默地凝视着他,消化他的言辞,不置可否。

“可又一想到,您不管怎样都总是站在高的地方,鄙视我这种又穷、又粗鲁的农民……所以我很生气!明明是我爬树才能上去的地方,却早已经在您的脚下了!”他胸膛起伏幅度变得稍大了些,“如果能在这个时候,让您再也没办法站在高的地方鄙视我,那该有多好……”

“我表示遗憾。但你要伤害我,不可以。”斯诺再度强调。

“嗯,是的,不可以……所以您真的非常令人生气!不过,哪怕您一直在那儿,让我很生气,但既然您一直都在那儿,可能是因为,您本来就跟别人不一样……”

“不一样?”

“嗯。或许您天生就会飞翔……是鸟儿,是天使,所以才会站在那里。”

“……你叫什么名字?”

不管他接下来还有什么解释,斯诺问道。

“不是这具身体的名字,是你,果农的名字。”

“迪克。我叫迪克。”果农的儿子小声答。

“好的,很抱歉现在才问您这个问题。我记住了,迪克先生。”斯诺退后一步,将手放在胸前,微微倾身,“感谢您对我的肯定。那么请您以后仅对我,斯诺本人,倾诉所有欲求,表达所有憎恶,而不是对二王子斯诺·怀特。那人已经不存在了。”

迪克呆愣住,随即艰难但坚定地摇头,“你都说自己不是二王子了,又凭什么这么说?”

斯诺缓缓直起腰。

接下来这话要是说出口,恐怕真就收不回了。他抿起双唇,脑内浮现出皇后的脸,那张脸十年如一日地不似活物,而像她挂在墙上的镜子,平静无波。他人从未看透过她的想法:这人是纯真还是狡黠,是坚强还是懦弱,是狭隘还是广博,是良善还是残忍?

噢,如果此时此刻,这副病躯,这般光景,都是她按照内心所想,精心编排布局出来的——哪怕仅残留下模糊触感,斯诺仍能确信,自己第一次接近了女巫深渊般的思考。他冲迪克笑了。

“就凭您所说的,我是真正的王吧。”

迪克听完,双眼发红,鼻头一耸便涌出泪水。

“可我已经死了,陛下……而且灵魂也被囚禁。”

“那么生前的欲求呢?”

“我,我生前……我想有自己的苹果园,而且苹果长得特别好,然后有很多人买我的苹果,我就有钱了。然后,我还想要一个,不会辜负他的,合适的伴侣……我……我想要……安稳的生活……”

话到末尾,高大健壮的男人已经泣不成声。斯诺轻拍着他,以示安抚。

“我想我明白了,迪克。”

二人最终选择在各自安睡中迎来晨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