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与狩猎 二

……总算迫使他吐露真言。

看果农的儿子这副被逼到绝境的模样,斯诺丝毫不为此感到抱歉。尤其此刻他确信对方行事前后矛盾,背后定有蹊跷;再者他恨着自己,前面什么奉承都是虚的——一切都因为皇室身份。

这人的确是可怜人,斯诺能理解他的压抑与爆发,但不认为他遭受的苦难与委屈应该由自己承担,哪怕不知为何他称自己为什么“真正的王”——王位继承人早就定了,是他那正直善良的哥哥。现在他们应该在做跑到敌国去和谈的打算。这个国家外强中干,根本无法承担战争,一旦打起来必亡。面对敌国的要挟,只得能拖一阵是一阵。
Read More »

苹果与狩猎 一

斯诺王子睁开眼。

视界四周被树影围拢,装裱得像前不久画师送的画片一样精致华美。一支猎枪远远地指着他脑袋,颤得让他完全不觉得这玩意儿能射准。他不禁感到同情,干脆站也不站起来,翻了个身,四肢着地,悠闲地爬了过去,然后伸手一把握住那枪管,往自己额头上怼。

“殿、殿下……”

枪管的主人艰难吞咽,明显是没有料到斯诺会有这番举动。他对上王子殿下冰冷漆黑的眼睛,胸膛剧烈起伏。

“这不是你的任务吗。”

斯诺额前的黑发被枪管挑开,乖巧地耷拉在那杆金属上,苍白的额头露出,红得像鲜血似的丰满嘴唇一张一合,“杀了我,取出我的心脏,交给那个女人,然后你就有报酬了,不用再靠打猎维生。
Read More »

人鱼泪与火柴梦 十二(完)

十二

  莫曼不知睡了多久,睡得骨头都疼了。他睁开眼的瞬间完全没有感受到以往一觉醒来的神清气爽,而是劈头盖脸的晕眩。

  “醒了啊。”

  一个刻在记忆里的讨厌声音响起,莫曼皱着脸向声音看去,果然是那张躲在黑斗篷里死人一般的臭脸。

  “……”莫曼撇了撇嘴,“怎么是你啊,迈彻呢。”Read More »

人鱼泪与火柴梦 十一

十一

  瞧这反应,没想到迈彻捅刀子捅得如此精准。可这会儿已经完全没有余裕留给莫曼八卦了,他连忙贴到迈彻身边,让他握着自己脖子上的宝石,迈彻得以片刻喘息:“我没事,你先顾着自己……”

  “说什么傻话,我才没事。”莫曼一边反驳他一边扯下宝石,“我现在还有一半是人鱼,可不至于像你那么快完蛋。”

  虽说如此,情况依然不容乐观,他也撑不了多久,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摆脱困境。现在不奢望交涉成功了,至少得把命保住才能有后面的打算……莫曼盯着女巫,打算找出她的弱点,或者退一步,先将她的注意力暂时引向别处。

Read More »

人鱼泪与火柴梦 十

  迈彻是被莫曼闹醒的。

  莫曼起床起得很急,响动异常的大。起初在起床气干扰下迈彻内心还升腾起一股烦躁,待到睁开眼看清面前景象,他彻底清醒了。

  闯入眼帘的是一头凌乱的金发,正披散于莫曼的肩背。他正痉挛着试图匍匐前行,迈彻连忙下床去扶,却被一把挥开:“不要……碰……”

  “莫曼?!”迈彻叫着他的名字,试图将莫曼从混沌中捞起。

  “水……水……”Read More »

人鱼泪与火柴梦 九

  莫曼毫不知晓接下来该做什么,只好接受迈彻的指示,但警惕如他并不太高兴。按此刻情形来讲,他俩不在一个对等的条件下,更别说要莫曼压他一头了。

  迈彻细心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他让莫曼蜷起腿,坐在床边,自己半跪着,准备先用嘴侍奉这高傲的王子。

  “这是……?”Read More »

人鱼泪与火柴梦 八

莫曼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穿着一件长上衣,正躺在一张床上。他的皮肤从未像现在这样干燥,但是感觉不讨厌。他伸出已经被包扎好的手,向自己尚不熟悉的下半身摸去,率先摸到的是分开的两束肌肉。那两束肌肉中间夹着一坨软软的东西。那软软的东西在指尖的触碰下,传来一阵不知名的酥麻。

怪怪的。

他坐起身——坐起身后才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能做出这个动作,于是他又摸了摸臀部,顺着臀线一路抚到腿根,再从腿根依次抚过大腿,膝盖,小腿,脚踝,脚面,脚趾。他深吸一口气,视线顺着指尖移动,手上是新奇的细腻触感,眼中却是令人作呕的青色和鱼鳞状的纹路,东一块西一块地斑驳分布,这让他一下子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好。

Read More »

人鱼泪与火柴梦 七

  莫曼内心被猛地一抓,来了兴致,迈彻却十分遗憾地告诉他,自己目前并不懂得这样的巫术,还需要去找他的友人请教一下。

  “那还等什么?我们出发吧!”

  见莫曼兴奋如斯,在自己腿上躺着也没点安分,迈彻伸手摁住他的额头,俯身低语。

  “要是变成了人类,你想和我交媾吗?”

  迈彻的眼睛里似乎有些陌生的混沌。莫曼沉默少顷,试探性地开口:“……你不想吗?”Read More »

人鱼泪与火柴梦 六

  要怎么收拾商人集体互斗至死的残局根本不在莫曼的考虑范围之内,他现在只想着第二天夜晚的到来。

  他有太多问题想请教迈彻了。

  迈彻也不是言而无信的人。他等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便在月亮露脸时如约而至。没想到莫曼早就在海边的石头上候着了,迈彻在莫曼发现不了的距离驻足,一时间并不想靠近。

  莫曼在等待途中百无聊赖,双臂交叠,垫在下巴底下。金发倾泻于线条柔韧的背脊之上,同湿润的肌肤一同泛着光。一道粼粼鱼尾垂落,蘸了海水,又玩儿似的高高甩起,在月光下划着道道晶莹的弧线。

  人鱼真是一种适合远远观赏的生物。看够了,迈彻这才走上前去,坐到莫曼身边,“久等了。”

Read More »

人鱼泪与火柴梦 五

  大家都认定这条人鱼天真得很,明明马上就要上砧板了,也依然悠哉游哉,对自己将来会通过哪个下作商人又落到哪个变态手中一事毫无危机感。到了拍卖会当天,他甚至主动提出自己需要用最华美的珍珠宝石打扮装饰,妓馆里的人几乎都笑他,替他着急的,恐怕就杰米一个了。

  “我最喜欢宝石了,尤其是蓝色的。”莫曼拈起一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放到眼前,“这么一看就像回到了家一样。”

  “莫曼先生想家了吗?”杰米帮他整理头顶缠绕的珠链。

  “想啊。”莫曼莞尔,“毕竟我是从那里出生,在那里生活的嘛。不过我还没有厌倦这里,暂时还是不会回去的!”

Read More »